后者的光辉竭力掩盖挣扎着的前者。能写下去全凭不甘心而已。贝原中心,狂热喜欢。

最近同人圈举报的事儿……可能大概就是,令人失望到绝望吧。

一步之遥(大结局)

【19】

《强弩之末》因为不完美的结局而再一次引起了一些话题,我找回了自己的微博账号,乐不可支地看着上面的评论。

真的好有意思哎。

我搬着笔记本凑到正在专心改设计稿的陈郴面前,一屁股坐进他怀里,然后指着底下的评论兴奋地给他看。

末了,他对我说道:“这正是你说的,画画是为了好玩。”

我点点头。

“真羡慕你。”他手指覆在我手上,轻轻摩挲,“我想把这部漫画出版了。”

业界大佬给出本子是什么体验,在线等,挺急的。

“唉,这样不好吧。”我半推半就。

“你害羞了?”

“才没有。”

我怎么突然觉得,我好像完了,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那种,完了。果不其然这家伙把我抱起来,二话不说推倒直接干了进...

一步之遥

【18】

我们都是第一次做人。

当我和陈郴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觉得被一种茫然无措包围,我不知道该如何表演我自己,没有任何时候可以放松我的神经。

这段时间的幸福感就像是不应该属于我的,当我这样向陈郴诉说的时候,他并没有安慰我,反而摸摸我的头说道,我知道你会这样。

我转过身抱着他,把脸放在他的肩上说道:“我也知道为什么,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很久远的以后。”

他笑了笑。

我松开了他,我们窝在大大的沙发里,裹着一床毛毯,下午的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你为什么喜欢我?”我淡淡地抛出这个问题。

“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会格外关注你,”他翻个身压在我身上,“我想操你...

一步之遥

【17】

既然买了房子,陈郴就从他租住的宾馆搬了出来。我陪他一起收拾行李,突然就发现,那是我和他之前开的那间房。

不知怎的我就想到了《2046》,可惜陈郴不是梁朝伟,他也不是那个多情的作家,我和他也不存在什么深刻的故事。想到这里,我索性放起了《Adagio》,陈郴深深看了我一眼,接着我们就在宾馆的大床上滚在了一起。

我们还是没有戴套,他借着各种令人羞耻的体液进入了我的后面,我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情人。

我才知道,能和爱的人在一起,是如此的幸福。

喜欢可以奉献,爱就是你情我愿,是我对他的心动,是此时此刻的幸福,是无数次,他能够让我重新爱上的——可能。

这样的一个人,尽管我清楚他很多...

一步之遥

【16】

“因为你。”他说得坦然。

“为什么?”我愣了一下,暖贴暖着我的肺腑,好像让人怎么都生不起气来,我说道,“我不太理解。”

“因为你的《强弩之末》,我真的很喜欢它,有多喜欢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看它时候的感受,那种悲伤却令人愉悦的感受,这种强烈的共情给了我抚慰和神经上的兴奋。”他说话时候的神情温柔极了,我忽然觉得我在这一刻完全理解了他。

“我喜欢你描绘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处伏笔,每一个精妙的表情。它们就像是活着的生活,雕刻在我的人生中。”

“那是有过相似经历之后才会拥有的奇妙体验。”我说道。

“对,当时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很惊讶有人能够用故事的方式,将生活里面潜藏的幽微情绪表...

一步之遥

【15】


日子好像回到了一开始的时候,陈郴在咖啡店里要么画画要么发呆。而之前说的那些话,他再也没有提起过。

时间对我来说仿佛从来没有流逝过一般,我闲来无事的时候会翻一翻书、看一些影集或者电视剧,我们两个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在密味的两个角落里,做着自己的事。

我看着阳光从门口照到了我的脚底下,盯着书愣了半天,直到陈郴喊了我,“一杯蓝山,谢谢!”,我才回过神。

我从书上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结果发现这家伙桌子上堆着一堆东西。

没有给他泡咖啡,我走上前去,他讨好似的把密味的包装盒递上来说道:“设计了几款,你看看喜欢哪个。”

我冷着脸问他:“谁给你的,浪费。”

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陈...

一步之遥

【14】


白建峰没有找到陈郴,不过医院我倒是不用再去了,我检查着白建峰给我报销的账单,然后发现了一张我的验血单。

“如果有HIV,医生会告诉我的。”我进一步说道,“我没有HIV,说明陈郴也没有,所以你不用担心的。”

“但愿如此吧。”白建峰叹了口气。

但是他提醒得对,我确实有很久都没有见到过陈郴了。

如果说一开始我还会因为屁股被捅开花而生气的话,那么现在这口气也随着伤口的愈合渐渐消散了。

我怎么也没办法彻底生他的气。

现在唯一能够令我伤心的,就是学长的死。

店里的生意因为我耽误了太多,我刚出院就立即回到店里去给白建峰帮忙。

我没有时间沉淀我的伤心。

陈郴这次不...

我越努力就越绝望。

一步之遥

【13】

 

我这辈子从没想过我的屁股会被如此频繁的造访。

“医院就是个喜欢把屁大点病夸张成不治之症的鬼地方!”

当我撅起屁股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床有个来探病的家属这样说道。

我同情地看了一眼那个得了急性肠炎的同床,认命地让医生扒开我的肛门。

田臻,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虽然你是个基佬,可你还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哎哟卧槽!

“医生……不要……啊……别,不行,别别别!!!”

“你别乱动,这样会影响检查。”扒开我屁股的那个老变态这样说道。

卧槽!怎么可能不动!谁知道他是不是对我的屁股有什么想法!

说完他戴着手套的手指就那么直接地插了进去。他的手指在我的屁股里来回搅...

一步之遥

【12】


“那天我吐了三次。”

他看向我。

“第一次是十二点三十八分,第二次是一点十二分,第三次是两点二十七分。”

“一点十五的时候我去推了推你,你没有醒。两点半,我吐得脱力,没有力气推醒你。”

“我害怕你第二天会闻到呕吐的味道,三点零四的时候,把马桶洗了三遍才抱着枕头蜷缩在被子里躺下。”

“我对你的喜欢,喜欢得那么怯懦,那么小心翼翼,那么……身不由己。”

我叹了口气。

“还没开始,我就已经疲了,倦了。”

“我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了。”

“衣沾。”这个让我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名字,这个折磨了我这些年的名字,这个我明知道实际上只是个梦幻的名字。

“就这么算了吧。”我笑笑,...

© 茂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