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者的光辉竭力掩盖挣扎着的前者。能写下去全凭不甘心而已。贝原中心,狂热喜欢。

我多希望我的思想是windows系统,过一段时间就能升级。

有时候真是嫉妒啊😄十几个热度到手的那种……轻松的……毫无逻辑可言的……同人文……(随手翻到的,不针对)

浅论脆皮鸭文学分类及其与性意识萌芽关系

(我又来了)
脆皮鸭文学粗浅可分为纪实,实用与满足审美意趣三类。
纪实类脆皮鸭文学创作主体多为同志人群,写作目的与色情文学初衷类似,或为粗浅记录,或为满足自我表达欲,或为经验分享。文笔大多朴实,情节较为简单,偏向于纪实。
实用类脆皮鸭文学创作主体多为女性,创作目的仅为抒发感情,因其兼具文学性与情感抒发,故而在审美上较纪实类脆皮鸭文学更具可读性。不过实用类脆皮鸭文学内容庞杂,不易归类,故而在此将实用类脆皮鸭文学进行细分。
性类脆皮鸭文学。单纯以性为核心点,只讲求感受,将某些特点放大,并且以偏离实际为性表达手段,属于性压抑情况下具有某种共性的性表达。
攻击类脆皮鸭文学。表达攻击性,尤其为对男性群体的攻击性,...

《花样年华》第四章

前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

【4】

“没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家森一边背上琴盒一边回头确认道,“罐头,纯净水,泡面,火腿,苹果,还有别的么?”

黑川摇摇头,然后把脸从电脑上抬起来说道:“没了。”

“那我去超市演出结束后给你带回来。”家森说着关上门,离开了。

关门声让黑川心里也跟着“砰”了一下,眼神不自觉地闪烁过一丝落寞。自从习惯身边有一个人以后,虽然一开始自己还会嫌弃,感到厌烦,为家森有时的离开松一口气,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面对空荡荡的家里,自己居然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孤单。

然而这种感觉又不会说出口,黑川继续盯着电脑,却发现怎么都看不进去。

叹了口气,这种令人厌烦...

封设小姐姐每次都能有出乎意料的设计!这次的色调太美了!浪漫的赫尔辛基港口,两个人定终身的地方♡(*´∀`*)人(*´∀`*)♡标题也好看!感谢(❁´ω`❁)

暴走萝莉与死水情怀:

- 卿泽之北 by 关白君 @茂叽 

- 封设
- 背景图是作者自带的可商摄影, 赫尔辛基 by Indineo

1P定稿,2P是飞的一个方案(水面曲化的倒影&标题);设计要求是清新&标题有透明感。
炒愉快的合作!感谢作者太太和 @MAJYO 姑娘w

#诚贝#《后遗症》【第一章】

【后遗症】

CP——诚贝

BY——关白

【正文】

【1】

东京市下了一整天的雨,盘旋在上空三天之久的低气压终于快要结束了,然而藤堂诚还是觉得头脑有些眩晕得不清楚。

“贝原,我想休息会儿,半个小时以后再叫我吧。”摁了摁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藤堂一边向办公室走去一边说道。

“好的,议员。”贝原收了雨伞,然后插进了门口的雨伞桶里,“那么我通知青叶市那边推迟今天下午的剪彩活动。”

“青叶市?”藤堂回过头来问道。

“是的。”贝原垂下眼,他知道这位议员出身青叶市,然而他在青叶市之前的经历,贝原却一无所知,因此他一时还无法猜透藤堂这句疑问的含义,只能先附和着。

“青叶市最近因为政变闹得很凶吧...

贝原:我想咬你。
清沢:可以。
贝原:不收牙齿的那种!
清沢:没关系。
贝原:啊呜~~~~

我踏马射爆!!!!

MAJYO:

※自扫・请勿转载盗图     

禁商用|禁二传二改


J Movie Magazine Vol.33〈系列合集〉

作为写手可以说是很羡慕那些能够通过正常或者说普通方式表达自己情绪的人了,这种人放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人什么交际上的烦恼,不用因为不能拒绝别人而烦恼,也不用因为逃避而厌恶自己;而放在写作上也能够自信地表达自己,在他们的文章里能看到敢作敢当,情绪什么的都能够处理得很好。

而我,则是一个连话都说不好的人,还有什么颜面提写作呢?

顶多就是一个将一个个中国字码起来的人而已。

《花样年华》第三章

【3】


家森从壁橱里取出被子,然后在自己的床铺上铺好,接着他盘腿坐在被子上看着黑川说道:“给我再加一条毯子。”


“我没有多余毯子,不然你睡沙发去。”黑川看着电脑里设计师发来的图样,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你床上铺着三层呢!”家森站起来走到床边直接开始往外拽床上的毯子。


“我怕冷!”黑川第一反应是护着自己的笔记本,之后才一屁股坐在床边不让家森拽走毯子。


“我也怕冷!”家森说着突然停了一会儿,眨了几下眼才揉揉鼻子生气地看着黑川。


以为家森还要打喷嚏,黑川从床上跳下来抱着笔记本电脑说道:“是你自己硬要住进来的,嫌冷就赶紧走!”


“我就不走!你还拖欠着我的工资!...

© 茂叽 | Powered by LOFTER